我是翔陽我是真波控

這裏是翔陽,不是日向翔陽(
恩車車長期坑,近等待第三季,還坑了文豪ㄛ
我很乖不挑食,歡迎交流#

呃呃呃

就只是沒人要的小卡

「紅葉小姐。」伸出右手交疊在對方手上,認真的與對方眼神互相交會著。
「嘛雖然不知道該說些甚麼,不過前段日子在黑手黨與您也是有些交集,不僅深深被氣質吸引著,還是位美麗的小姐。交談時也是偶爾會被氣息牽著鼻子走,稍微有點動心了吧?也不是很懂這份感情,或許是對您的崇拜也或許我就這麼遇上真命天女也說不定。」慢慢牽起對方的手,擺到自己唇前。

「太宰先生,我可也是。」輕笑,注視對方「您的魅力可是一般男子無法言喻,深深的吸引我。秉持著另人無法理解的自殺美學,雖在其他人眼裡是如此怪異,但是我卻如此著迷著呢。」接受對方的親吻,回應道

===================================
超神的啊這個wwwwwwwwwwww
不發對不起我wwwwww

喔我又錯過了(眼神死
大概撇撇個,生日快樂!!!
niconico不給力啊到現在還不能看呃呃呃呃呃(大哭
我的冬綠北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崩潰

大概寫寫,只是突然腦抽
呃沒想那麼多,我是個渣渣#
>>>>>>>>
東堂最近有些怪異

這是從荒北那邊聽說來的,卷島覺得大概是像平常一樣,讓荒北頭痛的問題吧
「不,不是那樣。」荒北說
「是真的瘋掉了」
「嗯?是嗎,終於瘋啦?」卷島不怎麼在意的回應
「我說,卷島,你最好小心一點。」
「咻?」
「我是說真的。」
只聽到荒北最後一句小聲的警告,不顧對方還要提問的心情,手機就傳來"都嘟嘟"的掛線聲,讓卷島有些摸不著頭緒
嘛,大概又是要來總北而已吧?到時候把他打發一下就沒問題…
突然卷島渾身一顫,身軀重心不穩的跌坐在地板上
「完了,該不會真的很重要…」
他呢喃著,這個時候卷島十分討厭自己的預感,而且還是針對不好事情
>>>>>>>
要把別人的話聽進去,不管多麼瘋狂
卷島再心中無限循環這句話,或許是因為現在得這種情況
瞪著眼前的主始者,一邊思考著逃脫的方法
「沒有的喔,絕對,小卷你是逃不出去的」但東堂如同早預知般的笑著回應
「…為什麼這樣做?東堂」就算現在對方的臉是沾滿了血跡,還是掩蓋不住他那高顏質的面容
「我以為小卷一定知道的呢。」
東堂慵懶的說,表情帶點困惑
「我才不知道!」
卷島大吼,雖然知道自己的淚水早已積滿眼框,但還是死盯那雙湛藍的眸
「吶,小卷,」
東堂把玩著手上的匕首,看著手腳被捆綁著的卷島。
匕首在空中轉了幾圈
「真的不知道?」又落到東堂手中。
「這不就是我剛剛問的問題嗎?。」卷島別開了視線,或許到極限了,不想面對東堂身後的一俱俱冰冷軀體
「曾經有人說過這麼一句話:『再怎麼理性的人,只需要糟糕的一天就能崩潰。』」不顧卷島的話,東堂自顧自的說著。
「小卷,你知道我也並不是什麼理性的人,」東堂拿著匕首,走進對方,另一隻手抹去了卷島緩慢沿著臉型而留下的淚水和恐懼不安所致的汗水
看見你和他在一起,心裡就很焦躁啊
為什麼不多多看看我?
「所以,簡單地就崩潰了喔?小卷」
「我愛你」

>>>>>>>>>>>
半夜打文
明天起不來(

想見你 1

福金ㄛ新荒ㄛ


總之就是各種搞混,各種誤會#

我是個爛文手我願意用我的畫交換文手(沒有人要好ㄇ

怎樣我就是取名廢(欸

-------------------------------------


你只要有了喜歡的人,不想在意你也會在意"


記得這是東堂第N次被掛電話然後與荒北拌嘴後說的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在意什麼,不過對方大概覺得很煩吧

不過那個時候新開在一旁用招牌動作"BON!"了下荒北說他懂那感受

然後荒北就炸毛的說怎麼可能誰都有接著跑來問福富你有那種感覺嗎

福富沉了下,回答


「或許」


------------------------------

當福富抓住了金城衣服那一瞬間,他知道他毀了

王者的名聲,王牌的名譽

可是金城被如此對待卻沒有說什麼,甚至欺騙了自己的隊友摔車

當時如果沒有去坦承的話,說不定總北的那群選手會這麼認為到至今吧

保持著各種複雜情緒的福富,唯一想到的也只有

道歉和 再一次堂堂正正的比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呼…」 即使用了全力

「金城!等等!」 前方的身影也只是頭也不回的前進 「等等!」 福富滿身冷汗的驚醒,起身看了下四周

沒有公路車,沒有比賽,沒有金城,是熟悉的房間

月光灑落在床的一角

福富覺得自己的衣服被冷汗浸濕了一片,而且剛剛好像還說夢話太大聲了可能吵到隔壁房間的新開

「壽一?怎麼了?我進去囉。」 才剛剛想完,新開稍微敲下門後就自動開門走進福富的房間,睡眼惺忪揉了下眼睛到福富床邊

「做惡夢?」他推測

福富點頭「吵到你了嗎?抱歉。」

新開搖搖頭,笑了下,「夢到什麼了?」

福富沒有說話,新開盯著他的眼神,理解了些事情

「抱歉」新開說「讓你想起不好的事」

福富沒有繼續說話,夏天的蟬叫聲就這樣傳入沉默下來的兩人耳中


很熱,很不舒服,彷彿什麼事情壓在胸口般


「沒事的,只是夢見輸了荒北他們。」

福富率先打破沉默,避開了金城的名字,告訴新開

「是嗎…」新開瞇起眼「靖友他們很強的呢,可不能大意。」回答道

「…是的啊,所以。」福富還沒說完,新開就一手搭上他的肩膀,一手比出他的招牌動作 「不能輸啊,壽一。」

新開講完這句話在說了句「晚安」就站起來離開福富的房間了 福富看著房門完全關閉後,再度躺回床上

或許是剛剛的惡夢太累了,所以這一次並沒有在打擾到睡眠而慢慢進入夢鄉


---------------------------------------


在想什麼呢?

直到下課鐘聲響起時,才發覺自己發呆了一整整一節課,課什麼的根本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筆記本上只有些許潦草的字跡筆記

福富知道,他太在意昨天的夢了 怎麼說,就算知道今年夏季可以在比賽再度碰上洋南大…


好像等不了那麼久了,心想,順手受了下自己桌上的東西


拒絕了友人的午飯邀約,拿著到超商買的食物到了大學某處的中庭坐了下來


以前這樣吃的時候,都會被東堂嘮叨要注意營養均衡,然後荒北就會開始幫自己說話,像是偶爾吃這種東西也沒關係誰像你那麼刻板啊別開玩笑了…之類的


福富那百年不變的鐵面稍稍勾起了笑容,卻是,少了那些歡樂還真的有些不習慣呢…


以前的高中聯賽,真的,好快樂


打從心底這樣想,回憶著以前的種種事情


與新開的相遇,荒北的比賽,東堂的嘮叨,泉田的認真,真波的迷糊


還有…


胸口一震,為什麼?為什麼會跑出你的身影?

單單只是思考著比賽的場面,只要想到那裡,就一定會顯現著當時那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臉


怎麼辦,真的好想要,見你…


「壽一?」

「?!」思緒突然被打斷

「哈哈,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聲音是新開的,他遞了一瓶飲料給了福富,隨後也坐了下來

「…百事嗎?」

「啊,一不小心就變成習慣了…」新開垂下眼簾,句子透露出了幾分沒落

「要喝嗎?還是我在給你買別的?」

「不用了,這個就可以了,謝謝。」

福富打開百事,裏頭的空氣"斯"的一聲冒了出來

「好懷念啊…」新開單單聽著聲音就滿足般的露出微笑,這懷念著遠在168公里外的戀人說道

本來以為自家王牌也會有一樣的感覺,稍張開雙眼偷瞄了下隔壁的福富

結果是沒有與新開料想的一樣

「壽一」難得嚴肅的語氣「在想什麼?」

福富看下新開,真的是嚴肅的深情搭配口氣看著他

「瞞不了了。」福富說

「在想著昨天那個夢裡…嗎?」

大致知道是誰,不過在沒有確認前不能下定論,雖然從荒北那邊聽說什麼,但還是不能太確定

「嗯。」福富回應「你知道了吧,我和金城的事。」

「稍微有聽說,不過跟昨天的夢有什麼關係?」

「我…」頓了下「夢見他離開我」


接著新開沒有說話,福富也沒有


他們都是一樣的,但唯一不同的就在於對戀人的態度;新開擅長主動出擊,雖然還是會配合對方的步調走,但偶爾會耍些小任性或者甜言蜜語讓對方在意他


而福富呢,他無法做到上述那些動作,甚至有時候連打個電話過去都要考慮個半小時到一小時,以前剛開始和金城交往時還被東堂嘮叨幾句過說什麼就是該主動出擊啊巴啦巴啦等等


新開知道福富做不到,他不是那種類型的


好吧,新開想

「恩,壽一!」

「什麼事?」

既然自己沒有什麼餘力能夠幫壽一解決

「這個嗎…」新開嚴肅的臉又突然放鬆下來


「幾天後不是大學有休息嗎?我們去洋南一趟吧!」


-------------------------------------------------------

BTC


嗨,這裡今天要打個感想,關於最新的飆速遊戲

「 弱虫ペダル ぷちっとレーサーズ」 飆速宅男 極限競速者

而我一出遊戲馬上用了事前登陸

對,為了真波(

不過遊戲到了開啟當天卻又官方故障所以害我等了兩天吧才進去玩####

一進去當然是開始教學,在這裡應該會有很多不懂日文的人卡住,因為這個遊戲事前說明只有一點點的箭頭告訴你點哪裡,剩下的幾乎都是下方對話框口頭描述


這個時候如果看見沒了箭頭只有描述只需要稍微移動下旁邊的人物位置移動幾下就能繼續囉////

############

恩對

接下來就是重點

抽卡#

一開始它會讓你抽三星~五星的卡

以下是抽卡價目表:

3000枚銀幣:一星~三星

10枚金幣:一星~四星(也有小野田五星,但那很稀有#)

30枚金幣:三星到五星

我首抽筋筋三星。

好吧也不是沒有說不喜歡他啦,只是我的真波呢#

真波呢#

於是我不信,在抽了一次

是山神四星#

好吧我也很愛森林裡的睡美人,sleep beauty,箱根學園第一美型男東堂盡八

可是真波呢東堂前輩#

東堂前輩(

然後接著在翔陽我一邊狂玩一邊抽卡積金幣下

你以為我要說我抽到真波?

怎麼可能

我在狂玩到20等和抽卡下

收集完畢

東。堂。盡。八。

不要啊啊啊啊啊!!!!!!!!

半張真波都沒有我快爆炸了!!!!!!!(

我要瘋了嗚嗚嗚嗚嗚(冷靜下來繼續介紹好嗎#

#######

然後一開始的隊伍配置是總北別懷疑#

它會有分跟動畫一樣的衝刺選手,爬坡選手,全能選手

根據比賽地點要排出不同類型的選手

這裡官方把青八木改成衝刺型選手要注意####

不同性質的選手有不同的作用,不過全能沒差

然後要斟酌的去強化

點擊首頁上的人物就會看到

綠色按鈕就是強化,隔壁的橘色按鈕要獲得一些東西才能按

東西的話像是小野田是王立君貼紙、鳴子是牛奶

這裡要注意的是隼人是巧克力,泉田是章魚燒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別問我#

每次強化都是要錢而且如果卡星級越高越貴##

要看比賽需求而斟酌強化

建議一開始爬坡選定兩個,全能選定一個,衝刺要用多一點金錢去強化,因為在初次等級(1~20)有一場全部衝刺選手的比賽###

遊戲的話就是看著左邊的路線來移動右邊的人物騎車

要小心障礙物,也有些增強體力或技能的東西,不過這些事前教學都會說。

再看一次圖

左邊就是路線,右邊是人物

在路上能收集很多東西,錢有時候也蠻好賺的請把握機會(#

這篇文是大致介紹,若有不懂的可以問我我會回答###

或者哪裡有錯真的抱歉然後可以提出我會更改####

接著這是官方網站:

http://www.cs.furyu.jp/yowapeda-app/index.html

然後這要去Qoo下載,搜尋打最上面的遊戲名就好囉///

這是我的介紹碼###: 1240105603

請大家多多輸入幫幫我得到筋筋QQ(不要

你應該也能得到好處(欸

怎麼輸入只要按下遊戲首頁上方的食玩圖樣就能輸入囉###

這是這次的介紹,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在文章中放圖所以###

謝謝你看到這裡////(鞠躬

沒什麼,只是簡單的崩潰囉1

啊就是正逆箱學出現,不過情況不太一樣

第一篇東堂黑了,真正的東堂被吞噬

然後東堂喜歡真波和卷島,不過不知道會不會有關(((

其實從以前我就想弄不過拖太久####

然後幾乎都是總箱一對一(

下收



























欸,你知道人崩潰時會變成什麼樣子嗎?


這是有一次東堂對真波問的問題


「前輩我不知道呢~大概會變的不像自己吧?」

真波說完露出一貫的笑容,東堂只是點了頭就沒在多說什麼

所以理所當然的把這件事拋在腦後


直到今天


當他看到自己跟蹤到山上的前輩沾滿鮮血的雙手,才發現


那個吵吵鬧鬧,愛耍帥自戀的東堂盡八,已經消失了


「哎呀真波,這麼晚了還不睡嗎?」露出溫和笑容,不過手上的物品完全無法讓人安定下來


「你不是東堂前輩。」真波說「你是誰。」


「我是東堂喔,另一個東堂。」輕笑了聲,雙眸反射的光芒不是沉穩的藍而是瘋狂的紅


「騙人!東堂前輩才不是瘋子!!你不是!!」

真波大吼,有點憤怒的說


「那是壓抑,大家都是有瘋狂的一面只是要不要展露出來罷了。」


「那為什麼東堂前輩!」


「為什麼?」東堂只是玩弄著匕首,舔舐了下鮮血「沒什麼,只是簡單的崩潰囉。」


「崩…潰…?」真波不懂,直到看見燈光下,自己的影子


_自己也要被吞噬了_


真波開始著急的想逃離東堂,但雙腳就是無法行動,看著慢慢吞噬自己的白影,眼角逼出了淚水


「別哭啊,我很心疼的。」東堂用手抹去了真波的眼淚,吻了下他的額頭


「不用害怕喔,這只是。」


「將真正的自己顯露出來而已。」


真波似乎還想說什麼,不過看到自己的頭髮從藍色變為白色時真的知道


一切都太遲了


他也要變的瘋狂了


##########

明天應該會繼續或者畫畫又或者睡覺(

其實箱學只有一個沒有瘋掉#

後面章節有(幹


我遲到好久不過還是祝你生日快樂喔

沒辦法昨天補習嗚嗚####

2015。5。29


關於新的飆速投票名次。。

在這裡發表一下我對人氣投票的感言(


雷者勿入請跳過


首先我的二本命,也就是真波山岳,意外的沒有進入前十我好訝異(驚


不過卷島前輩果然第一啊!我也很高興阿阿阿,誰叫我是個卷島真波派呵呵(#

如果那個時候有時間的話我大概會去給卷島刷個五十票再說(你有空嗎#

他那頭綠色的長髮就連我們班瞄過飆速幾眼的老師都認得他!!

卷島前輩我愛你!(夠


第二當然是T2組的純太,我只能說

純太你幹的好啊把東卷繼荒北北後再度拆散(乾

不過這次T2兩人都有上前十榜,是說青八木在三年級的髮型大大的提升了他的人氣


不過重點是他們都有上榜啊啊啊啊啊啊(撒花(閉嘴#


第三名是東堂,第四名是荒北北

雖然我本人較傾向荒北派,但是東堂都出來了所以我只好造了

東堂你毀了我畫前三賀圖的情緒(是你不想畫吧#

不過還是祝福你一輩子大概無法贏過maki醬

荒北這裡我要說我真的好喜歡你,就算你輸給東堂但我還是會一直愛著你的!(喂


第五名是筋筋

。。。。。。。。。。。


我好像聽到我們班同學在學御堂筋了。。。

筋筋好棒(望

好啦我知道可是筋筋我打不出什麼感言(

恩那就,恭喜你贏過泉少(不對


第六是總北的公主小野田這樣

喔喔小公主的主角氣勢可不會輸的

只不過前面那幾位大大們太強大了所以就只能在這裡(

加油啊都從第十衝到這裡了不能放棄喔喔


第七是鳴子噢耶

嬌小卻有著強大爆發力的鳴子可不容小覷

阿姆斯特郎爬坡與和今泉的鬥嘴吸引了飆速們的目光

我在這裡要發一下今鳴廚wwww喔喔鳴子真的超可愛的我相信今泉大概通篇在心裡被鳴子萌殺

只是為了形象不說而已(才不是


第八是隼人君

隼人在我的印象中很溫和又很暴力(蛤

我蠻喜歡他平時的善良本質,也喜歡他變成直線鬼有著可怕的壓迫感

隼人長的很帥又很體貼是說要嫁就要嫁這種

荒北快點嫁啊我幫你填結婚的單單!!(花惹發

總結一句我喜歡新荒,和隼人在叫「靖友」的時候


第九是剛剛前面提到的青八木

隨時都很淡定,尤其二期的模樣真的帥到一個渣掉啊!!!(瘋

我記得最清楚的是青八木在領導鏑木時遞給他紙條的那個瞬間

喔他們兩個害我忽略銅橋然後一直傻笑(


第十居然是渡邊大大!!

渡邊大大真的非常厲害,上次那個三十秒真波我被嚇到惹!!

只能說我功力不足啊啊啊!!(抱頭

希望渡邊作者能夠繼續的畫著飆速,我會繼續支持!


接著是以下的排名


11位 真波山岳

12位 泉田塔一郎

13位 今泉俊輔

14位 黒田雪成

15位 葦木場拓人

16位 金城真護

17位 石垣光太郎

18位 福富壽一

19位 新開悠人

20位 田所迅

21位 鏑木一差

22位 杉元照文

23位 岸神小鞠

24位 古賀公貴

25位 銅橋正清


小天使沒進前十,真的差一點點可惜嗚嗚

鏑木君出場時我就很喜歡他不過貌似不夠活躍所以。。


只能說前十的大大們太強大了啊啊啊啊


未來人生

純太主線

我只是想打出一首歌的腦洞

所以只是妄想不要太認真(

以下正文

「未來的世界,總是想不到的」

_____手嶋 純太

人類擁有等級之分,由S到C的人生分級

人類生下來就是不公平,手嶋非常理解。

「在這B級的未來裡,我一點的用處都沒有啊。」他笑著說

「總是這樣說著,但還是會不甘心吧?」同樣身為B級的青八木問

手嶋沉默了,過好一會才繼續開口

「當然的吧,無可避免啊。」

「那一起吧。創造令一個等級。」

青八木伸出手,烙印著"B"的手掌毫無遮掩的呈現於手嶋面前

從此,他們的人生被改寫,不再是B,而是勝利

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嗨,小純,好久不見。」

直到他們再度出現

「嗨,葦木場。」

那群擁有S級人生的人類

-----------箱根學園-------------

嘴角微微抽搐著,因為現在和他打招呼,標有S級人生的箱根學園帶領者

原本和自己一樣

「我變了,小純。」

那人說

「我真的很感謝小純交我了那麼多東西,可是現在」

「我是王者,和你不一樣了。」

「我知道。」手嶋維持著一貫的笑臉說道「不管是誰,一起好好努力吧。」

於是將一瓶飲料丟給了他

「對不起,我不能收下比我低等級人的任何東西。」

他閃過了用完美弧度所拋出的瓶子

「可是那句"一起努力"的那句話我會收下的。雖然是個無稽之言」

「但王者是不會輸的,希望你也能體會。」

王者嗎?真是一群自大的傢伙。手嶋在心裡這麼嘲諷道

不過葦木場他說的沒錯,他已經跟我不一樣了

在手嶋看著葦木場的背影離去時

「 手嶋前輩,你還好嗎?」

小野田的聲音將手嶋從回憶拉回現實

手嶋回過頭,發現眾人正盯著自己,想必剛剛的對話絕對也被聽到了

「嗯?啊,沒事的喔。」

手嶋笑了笑,摸著小野田的頭髮說

「前輩,剛剛那個人是…」

「是敵人喔。」

「唔?敵人…?」小野田不解

「是啊,是敵人。」手嶋又在重複了一次

「是和我一樣,B級的喔。」望向了剛剛的方向

「葦木場拓斗,是B級又是S級的王者大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喔喔喔喔打了一個爛文很謝謝你看到這裡(##

我只想打出手嶋x葦木場的感覺可是沒有啊啊啊啊(抱頭

應該有續集不過等等(乾

總之謝謝你看到這裡這樣

可給意見拜託(誰會理你####